那些寂寞的花朵是春天遗失的嘴唇
Katrina with Miss Paranoid

冬 至:我们的婚礼。    -[A Piece of Time]

 

十七岁的时候,我离家远行,未来像是机翼上的云,既远又近。

二十岁的时候,我与朋友结伴同行,未来像下一站的风景,既惊又喜。

二十五的时候,我完成学业,未来像是帽上的流苏,既轻又重。

二十八岁的时候,我站在你的身边。未来,再也不是天边的云,沿途的景,而是眼前的你,我的陸廣先生,还有与你紧密相连的每一天。

年轻的时候,我想爱应该是轻盈美好的情怀,浪漫诗意的表达。和你走入生活后,我才了解,爱,不仅是甜蜜和温柔,还是理解和包容,更是彼此的勇气和依靠,面对未知共同成长,面对风雨不离不弃。

就像那并肩生长的树,根在土壤里紧握,而枝叶在云中交汇。每一阵风吹过,都像你我在温柔倾诉。

我愿成为你一生的爱人,以这样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用点点滴滴的生活累积我们的爱情,用共同经历的岁月告诉你,相知在心,不负此情。

愿我们平安喜乐,永远幸福。

 

 

 

Posted by  at  Jan 2, 2014 12:20: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夏 至。    -[A Piece of Time]

夏至,我们开始新生活。

其实日子过的很好。

一是公公婆婆十分nice,少有管闲事的时候,对我这个媳妇无欲无求,对这个成家的儿子也基本处于放养。但也是有求必应的,上门蹭饭也好,点单买菜也好,当令水果也是时时送到。有时我们也回娘家,海鲜鱼类一样也不少。总之,一家人客客气气的吃饭,有商有量的办事,日子过得轻松也亲切。比起有些人家一肚子苦水的这阿那阿的抱怨,我确实十分幸运。

二是陆哥也很配合,没有到懒成躺在沙发上不动什么都不干,没有整天指着媳妇下厨自己什么都不学,更没有强迫我非是一副良家妇女样什么家务都得包揽。用他的话说,我俩的家庭属性是颠倒的,时常是他跟在我后面念叨,“你就不能随手关灯么”“空调房里就把窗户关了好么”“能把茶杯里的茶叶倒了么”等等,一个礼拜收到的包裹里,我的是拍立得水宝宝和雪花秀,他的则是擀面杖黄油和起泡粉。

当然吵架还是免不了的,比如书房的网线要怎么收纳,要不要买移动书桌,比如挂不挂时钟,哪里放照片墙等等,鸡毛蒜皮还是有意见不统一起争执的时候,吵架的时候,也是一副鸡飞蛋打的架势,能推多远是多远。也是有很多问题需要协调,很多棱角需要磨合,在遇见新问题的时候,也需要我们卯足劲的去理解对方和调适自己。毕竟我们已经组成了一个社会单位,生活不再是我的和你的,而是我们俩的。所以,即便吵得一滩烂泥,我们也得负责在二十四小时之后和好如初,继续相亲相爱。

有时候坐在客厅看电视,会突然感慨自己是怎么一瞬间成了已婚妇女,陌生的感觉让人觉得不太真实。有时候周末懒在床上不起,听着厨房有人忙活,醒来是一顿像样的早餐,又觉得做个已婚妇女也是件很美好的事。

一个人当然有一个人的自由,两个人也有两个人的分享。也很难说后者一定就优过前者,但不管处于何种生活,都应该有承担问题的勇气和发现快乐的能力,只有这样,你才会永远向着生活的阳光面。

猪猪说,成为人妻之后我也变得不文艺了。我也觉得这新生活刚刚好,让我这个敏感度百分之两百的文艺青年不缺烦恼却也不想抱怨。但我也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漫漫长路不能掉以轻心。不过,还是先让我们祝贺这个夏至有一个好的开始吧。

 

Posted by  at  Aug 14, 2013 20:58: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2) | Trackback(0)


芒 种。    -[A Piece of Time]

2003年,我的护照盖上了第一个印章。那年17岁,北京国际机场。我和娘亲都不熟悉出关的套路,她在陪我领登机牌的时候把我托付给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厚道的陌生人。我跟着他一路转,本以为办完手续可以再出来和母亲道别的,没料一进安检就只能等着起飞了。我借了这个人的手机打给等在外面的娘亲和舅舅,娘亲说了一堆家长里短,然后说,自己小心,不懂就问问,别丢了自己。舅舅拿过去说了一句,他说,孩子别怕没事的,有时候一个人会更感安全。同行的陌生人一路都对我很照顾,提醒我注意这个注意那个,他在米兰转机的时候给我买了个三明治和咖啡,还把他的地址和电话留给我。

那是第一次没头没脑的出国,现在想起来,中间的过程真的是傻帽爆了。从那一年开始,我就开始了频繁的飞来飞去。这中间,有过联程机票出现断章,只确认了第一程的座位,第二程的仍未check;有过机票延期无效,滞留机场长达10个小时;有过人到了,行李还在上一段飞行上;有过路阻造成登机延误,被迫改签到下一班;有过在临时改换登机口迟迟未觉,赶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有过行李被查,被摔坏,被打包,被罚钱等等。我几乎把除了签证之外的所有机场问题都遇遍了,好在每一次都安然的度过了。未确认的第二程,被免费升等到了商务舱,十几个小时的滞留也等来了最后一班的汉莎,因为过重而被摔坏的旅行箱遇到一个伸出援手的冰岛留学生,法兰克福机场好心提醒的工作人员,还有很多很多意外的帮助。这些事,有些变成了麻烦事,有些则成了好事。

2004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在上海参加高考。我的宿舍从床头到墙壁都贴满了地理位置,我每天看一圈入睡,醒来再看一圈。这期间,我的高中物理老师托人来看我,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东西给我送到,那个人来到学校看我,给了我两百块钱,我不收,她说,陈老师交代过要照顾你的,有事情告诉我。后来,有个远方的阿姨,在高考前的一段时间,定期给我送西瓜送鸡汤,值到我推脱了再三,她才停止来看我。那一年,学校开着一辆小面包车送我们这些没人陪同的考生去考场,我一个人闷声不响的进闷声不响的出,考完最后一门,打电话汇报了情况,就回宿舍接着闷头睡足了二十四小时。

2005年的时候,我的宿舍出了一些问题,申请的宿舍没有到位,原来的宿舍因为合租的人搬去和男友同住便成了单人房,负担的租金实在太贵。我在学校焦头烂额,跑到这里问跑到那里问,问到最后就是没办法。在我想着要怎么开口和家里人说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北校的门口,遇到了老乡会见过一次面的师姐,在聊天的间隙,她说,刚好有人腾空出了一间空房,可以介绍给我。她在北校门口立刻替我联系了房东,那个下午,我搬进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屋子。后来有一年,我又跑到了昌平找屋子,房东是个老太太,看完房子的下午她用电动车载着我去超市置办东西,在那个炎热的夏日的午后,电动车驶过那条林荫路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她说,这个地方什么人都有,坏人骗你,好人帮你,慢慢的你自己就学会了。

2006年,凌晨两点的佛罗伦萨火车站,空无一人,没有巴士没有出租,我不懂意文也没有出租公司的号码。四周只有出现在候车大厅打地铺的黑人,家离火车站的距离有接近十五个欧元的车程,我站在火车站束手无策,求助的对象都因为语言而不能。在忐忑的拉着行李迈出车站的那一刻,我鼓起勇气用英文和一个站在车站外面的女人求助,却没料她用英文爽快的答应了我,那个凌晨,她帮我提上行李,和我分享了同一辆出租车。

还有好多这样的故事,焦头烂额的我,和突然出现的陌生人。

后来我发现,我总是记得这些细枝末节,总是愿意想起并且说起这些故事,真的是因为这些陌生却温暖的帮助。当我再想一遍的时候,当下那些害怕烦躁苦恼的情绪都已经忘却,但那些陌生人的脸我却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误点而在机场等到深夜的司机,在飞机上照顾呕吐的我的德国夫妇,把我带去准确站台的意大利小伙子,搭错车却为我放行的欧洲之星检票员......总是会有适宜的人出现,解围当下的我。在这个喊着人心不古的时代,我依赖这些陌生人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麻烦。

也是这些累积的运气,越来越让我相信,无论处于何种境地都不需要害怕,在你勇敢面对的时候,也一定有双手愿意善意的拉你一把。就像我永远记得的那个凌晨,它让我时时相信,你总是比你自己想象的勇敢,而陌生人也一定比你想象的更加温暖。

所以,只管出发,不要害怕。

 

 

Posted by  at  Jun 27, 2013 20:55: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共60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